只能呵呵的回应着,而对于那一个个的名字却早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7:08:06   编辑:任天堂彩票-任天堂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166

  神甲学院直到腊月二十九,也就是除夕那天才放假。早已等待迫不及待的学员们,纷纷拿着各自的行李冲了出来。毕竟离开那个生自己养自己的家乡已经两年了,说不想念那是假的,更重要的是那里有自己的家人在等待着。
 
    神甲学院有专门接送学生的飞船,但是为了照顾不同地方的学生大致都会绕路,只有路远的学生才会乘坐,例如江系影,钟寒。而木流云等人离家距离相对近了许多,便会自己乘坐其他工具回去。托两个富家小姐的福,木流云直接乘坐前来接他们的专车。
 
    这次前来接他们的是浦莺茜原来的保镖周哥,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,当见到三人之时,这个八尺高的汉子居然激动的哭了起来。车子在空中飞了五六个小时,远处一片朦胧的黑影渐渐的出现了面前,而他的旁边一条宽大的黄色大河浩浩荡荡。
 
    核对完进入的密码,汽车穿过半透明的护罩进入了蒲垣市中。
 
    木流云这次是坐在副驾驶上,看着仍在城市上空飞行的周哥问道,“周哥,城市上空不是禁制飞行么?”
 
    “这还不是托你们三个的福!”周哥骄傲的说道,“咱们这是特批的,要知道几十年来整个蒲垣市就出你们三个神甲学院的学生,这次休假回家自然得好好的在家乡的上空转一圈了。”
 
    菲灵想了想说道,“我听说今年好像又是一个没有!”
 
    “这”
 
    豪华的红旗轿车在望北楼前面缓缓落下,三人刚从车中走出,立刻被一群早已等候在这里记者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而附近等待迎接的群众更是激动,远远望去人山人海,举着各样欢迎的牌子,高声的欢呼着呐喊着。
 
    想来那些超级巨星来到这里,也就是这样的待遇吧。三人被这样的场面震撼了,有些拘谨的挥着手回应着,“你们好!”。
 
    在一大群保安的拥簇下,三人总算进入到了酒店之中,也摆脱了喋喋不休的记者们。各自长出了一口气,无奈的相视一笑,暗叹道,真是太疯狂了!想不到我们已经这样出名了?
 
    此时的大厅之中早已被清空没有一个客人,原本以为只是来参加一个简单那的聚会,哪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场面。菲灵也是摆了摆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,她也只是遵照父亲
 
    的要求来到这里而已,怎么会想到是这么热烈的情况。浦莺茜也是无奈的皱了下眉头,本来木流云就不打算过来,是自己两人百般威胁软硬兼施哄骗过来的,这不是要把他吓跑么。
 
    她们原本也仅以为是一个简单的聚会,看来并没有自己想到那么简单。酒楼之中前来接待三人的是玲姐,她笑盈盈的说道,“怎么了三位神甲学院的大人,被家乡父老的热情吓到了么!来给小女子签个名吧。”
 
    菲灵嘟着小嘴撒着娇,“玲姐,你又来笑话我们!”
 
    玲姐向着三人说道,“好了,先上楼去换个衣服吧。一会城市的大佬们就要来了,穿这身可不好!”
 
    “我也要换么?这身就挺好的。”木流云尴尬的说道,因为他就这一身,实在没什么可换的。
 
    “当然了,一会聚会上都是要穿中华礼服正装的!”玲姐打趣道,“不过么,这神甲学院的校服,档子和格调自是高上许多,肯定能成为焦点的。”
 
    听到玲姐这样说,木流云不禁头皮一阵发麻,自己可不想做特立独行的那一个人。说不定有人会在背后嚼舌头根,说自己恨不得在那里都显摆自己的身份。
 
    “走吧,我们早就为你准备好了。”浦莺茜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,然后拉着它的手走上楼去。
 
    玲姐眼见于此,又偷瞧了下他身旁的菲灵,一脸的惊讶。
 
    雪白的打底衬衣,庄重笔挺的中华立领礼服,闪光发亮的皮鞋。望着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,“嗯,还不错么,帅小伙。”只是习惯宽松衣服的他,一时间穿上这种工整笔挺的衣服,有些不适应总觉的感觉怪怪的。
 
    两个女孩子把他安置在这里,就到各自的房间之中打扮了,估计没几个小时是不会出来。忽然想到望北楼的上部是一座极高的古塔,闲来无事便乘坐电梯直达楼顶之上,想要看看记忆中的家乡风景是否变了模样。
 
    此时已经日头西斜,到了旁晚时分。淡淡的金辉散落在蒲垣市的上空之中,而极远之处的荒野已升腾起隆隆寒烟,眼前勾勒出一幅奇异的美景,一幢幢高大黑色建筑一半沐浴在金辉之下,一般隐藏于迷蒙的寒烟之中。
 
    悄然运转神力,透过那寒烟向四周的街道望去。街道之上尽是熙熙攘攘的行人,或是忙碌的独
 
    自工作着,或三两人交谈嬉戏着,一片静谧与安详之景。每人都过的悠然自得,脸上洋溢着属于各自的幸福之色。
 
    “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!不对,必须要这样。”
 
    两年了,他已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毛头小子。他知道在这安详的背后隐藏着多少危机,他更加知道多少未知姓名的英雄,在苦苦的守护着一分来之不易的静谧。越无知越不知天高地厚,以为世间本就该如此。可是知道长大以后,才知道世间本就不是如此。一切的平静只是假象,我们不知道的危机,其实一直都有人在默默的为我们守护。
 
    “守护!”,是的。身为神甲学院的学员,便有守护国家守护民族的责任,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暗下决心。
 
    天色渐渐暗淡,木流云仍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直到四周的景物都完全的陷入到了黑暗之中。一时间他想了许多,曾经的那个自己或许再也不见了!
 
    一朵朵烟花在漆黑的暗夜绽放,声声闷雷回荡在天空之中,将他从呆愣之中惊醒了过来。两道曼妙的身影来到他的身后, 没有过多的话语,只有淡淡的浅笑,一左一右轻轻的挽着他向楼下走去。
 
    大厅之中早已聚满了参加宴会的客人,三三两两的在那里交谈着,可是当三人自楼梯缓缓走下之时,原本热闹的大厅顿时静了下来,纷纷向他们望去。
 
    “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,神甲学院的天才少年少女,木流云,赵菲灵,浦莺茜。”
 
    掌声和各种惊叹赞美的声音在此刻一齐响起,这一刻他们三人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这一个他们三人是整个宴会的光环。
 
    而在阴暗的角落之中,一道阴狠的目光却在悄然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。这荣耀,这鲜花,这掌声本该属于他,可是却硬生生的剥夺了。那个曾经的天之骄子,那个万众瞩目的天才,蒲垣市的未来之星,此刻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之中,从一个神话变成了人们口中的笑话。
 
    两年来,不分白天与黑夜辛勤的锻炼着,两年来,无时无刻不承受这屈辱的煎熬,即便再多的苦难也咬牙强自的撑着,两年从未敢忘过,等待着就是今日,一个可以令自己重新站起的日子。
 
    木流云,我来了。承受我的怒火与煎熬吧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二十八章 赵浩天
 
    人群之中,木流云如同群星捧月一般被一群人簇拥着。一个个陌生的脸庞都带着真诚的笑意走上前来打着招呼,客气的自我介绍着,攀附着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。对于这种事情,他实在不懂该如何去交际,只能呵呵的回应着,而对于那一个个的名字却早已忘去。而赵菲灵和浦莺茜则早被一群七大姑八大姨拉到一旁,自顾不暇那里有空暇来替他解围呢。
 
    好不容易送走一波又一波敬酒的交谈的,木流云难得有一丝空暇的时间悄然的躲在不注意的角落之中,肩膀却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我靠,又来了。”将一丝不耐烦隐藏下去,转而微笑的回过头去,望着身后之人霎时楞在那里,“大哥!”这人正是赵菲灵的大哥,也是曾经帮助过自己的赵浩辰。
 
    赵浩辰打趣的说道,“难得你小子还能记得我!”
 
    木流云立刻不满的说道,“大哥,怎么这么说啊!忘了谁,也不能忘了大哥啊!”
 
    赵浩辰轻笑的说道,“得了吧,让小妹听到,他可不轻饶你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”,木流云只能嘿嘿了。
 
    还是和自己认识的人聊的来,也不会显得那么的尴尬,没什么话好说。两人三言两语的聊着各自的事情,已经这两年所发生的趣事,不时的开怀大笑。而赵浩辰更加关心赵菲灵在学校的一些事情,出了一些关乎学校之中秘密的,木流云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。只听的他时候皱眉忧愁,时而舒展开怀大笑。
 
    这时,一名身着警服的男子来到他的身后,伏在他的耳朵上小声的说着。可能事关他们警卫队的秘密,木流云自是不好偷听,转身望向了一边,不过一些话语还是飘入了他的耳朵之中,这也不能怪他,“听风辨位暗中侦查”这可是必训的科目,即便他不想听可是不自觉的还是能听到一些。
 
    “妖兽出没”“袭击”“赑山”等
 
    原本赵浩辰平静的脸上一时间阴沉起来,一对剑眉紧锁向着木流云告辞道,“小妹,就有劳兄弟照顾了,我警队之中有些事,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便和那人急匆匆的走了,两人边走还边互相的讨论着。
 
    应该是蒲垣市内有出现什么紧急的状况了,不过又他这个警卫队的大队长坐镇,应该没什么问题,木流云也就没放在心上。只是赵浩辰刚离开,一道魁梧的身影便窜了出来,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推搡着周围的人,似是在宴会之中寻找着什么人。
,那人大声喝道,“木流云,你给老子滚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嗯!?”木流云疑惑的向那人望去,“你找我?”
 
    宴会中的人也被这声惊呼吸引过去,人群之中瞬间发出纷纷的议论之声,“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!”
 
    “原来你在这里啊,害的我好找!”那人眼见木流云又看了看照片,径直的朝着他这里走了过来。
 
    一道身影却更加快的拦在那人的面前,却是赵菲灵指着那人的鼻子气愤的大声喝道,“赵浩天,你又发什么神经。”
 
    “哟,小妹也在啊!”那名叫皓天的男子,猛然后退了一步就好似老鼠见到猫一般,原本嚣张的气焰立刻弱了下来。心中暗道,“忘了这丫头也在这里了。”
 
    赵皓天好似十分怕菲灵一般,立刻赔笑的说道,“我要和这个神甲学院的木流云,切磋比试一下。小妹,你别管!”
 
    赵菲灵却不让步的说道,“想打架是么,来,我也是神甲学院的,好好陪你切磋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”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和菲灵动手啊!小时候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心头。如果说自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王的话,这赵菲灵就是魔王之上的魔王。没办法全家族就这么一个公主,长辈们娇惯的不得了。记得小时候,她非得和自己比武,自己可是一直想一个沙包一样挨打没敢还一下手啊,可是她自己不小心扭到脚了。害的自己被爷爷打过,被爸爸打,除了面壁思过意外还得去赔礼道歉,我这暴脾气,一见到她也就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