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此间的气息轻抚在彼此的脸颊之上彼此的唇即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7:02:29   编辑:任天堂彩票-任天堂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52

   那道身影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,“待我君临地球之时,此仇必报!”
 
    “哼,等你能来到此地之时,再说吧!”雷电大手挥动,那到虚影也消散不见。
 
    躲在树洞之中注视着这一切木流云,一时间惊呆了!这世间真的还有神文明的存在么?
 
    雷电之中的双眼在闭合的一瞬间,似是无意间向着木流云这里瞥了一眼。木流云只感到心神在这一刻巨震,呆若木鸡仿似心中秘密都暴露出来。
 
    “咳~!也不知道我还能守护多久。”一道叹息之声在脑海之中响起,似是无奈似是忧愁。瞬间那雷幕之中的双眼,消散于无形之中。
 
    可是一点雷光却从其中飘了出来,向着木流云直袭而来,刹那间刺入到木流云的脑海之中,一道闪电符文印痕浮现在额头之上转而又瞬间隐藏起来。而木流云只感到身遭雷击一般,转瞬便昏迷了过去,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,一道道电网交错在身间。
 
    再次醒来之时,木流云发现树洞之外的雷海威势已经减弱了许多。他不知道这雷海是否会继续减弱,还是这短暂的平静之后是更强大暴风雨。
 
    暗自估算了一下外面的雷电威势,自己强撑着或许可以冲出去。思索良久,不能错过这样一个机会,要不然可能就会永久的困在这里。
 
    一咬牙猛的窜入雷海之中,双手抱起一颗大树猛地将其拔起,抗在肩上快速向前冲去。木流云已经发现,这大树离地之后,树皮之上的法则之力还能在雷电之中支撑片刻,虽不能雷电的威力全部化解,但也可以消融大半,剩下的只能靠自己硬顶了。
 
    但这对木流云来说已经算是可以了,如果全靠自己顶的话,估计跑不出百里就会倒在雷海之中。这里已经没有食物,只能冒险劈死一搏了。
 
    雷海之中,一道瘦弱的身影扛着一颗大树在快速的奔跑着。渐渐的这道身影的速度慢了下来,如同肩上残破的大树一般,少年身上已被劈的浑身焦黑。
 
    “快到了,就快到了”
 
    双眼只能模糊的看清前进的道路,只能凭借着心中的一股信仰向前机械的走着。速度越来越慢下来,身上已没有一丝的力气,一步步艰难的踏在大地之上,留下一个个漆黑的脚印。
 
    在这一刻他在也撑不住了,身体无力的到了下去,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,拼尽所有,也只能走到这里了。
 
    “李导师,菲灵,溪云,来世再会了!”无力的倒了下去,最后一眼只望到两道身影自远处赶了过来,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他们的到来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二十六章 御空飞行之术
 
    木流云整整在学校治疗室的灵液中躺了一个月,身体才逐渐的恢复了过来。原本骨瘦如柴的身体,才恢复了原本八分的模样。这一个月来他大部分都处于昏迷之中,一天清醒的时间不过一两个小时,他的身体所受的创伤实在太过于巨大,几乎已经伤到了神晶的本源之力,只能用休眠疗养方法缓慢的治疗。而赵飞燕这一个月来,一只陪在身旁从未离开过。
 
    今天他总算能自休养的灵液之中出来了,活动了下许久未曾动过的身体,一阵骨骼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,自嘲的说道,“好久没活动了,身体都有些生锈了。”
 
    一旁的赵飞燕见他这个样子,不免有些责备道,“你啊,还是继续会灵液之中躺着吧,毕竟身体还没完全恢复。”
 
    “我才不要回去呢,这个一个月下来,我都快被泡臭了!”想着泡在灵液之中的感觉,木流云不免浑身一针鸡皮疙瘩升起,'再说了,治疗的导师也说过,我可以出来活动了。“
 
    ”可是“赵飞燕嘟着小嘴有些满意看着他,不过转念想到已经在这灵液之中泡了一个月了,任谁都会别疯吧。
 
    “这个给你。”木流云见左右无人,将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啊!这么神秘。”赵飞燕看着他的样子颇感好奇,可是当那手掌打开之时,他震惊的捂着小嘴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居然是一颗珍贵无比的造化元球——“雷灵珠”,连忙拒绝的摆手,“这怎么行,太贵重了,还是你留着用吧!”
 
    木流云心中一阵的苦涩,心疼的暗道,”我也想留着啊,可是我用不了啊!“其实在得到这颗雷灵珠之时,他已经尝试融合进身体之中,可是忽然发觉这颗雷灵珠和自身居然不切合,每每融合之时总感到自身一阵的排斥之感。出现这样的几率极其的少,自己悲催的成为了其中的一个。
 
    木流域强硬的将她的手拉了过来,把雷灵珠放在她的手上,“我已经有了,这颗是送给你的!我们不是说好了,找到这雷灵珠就一个人一个的。”
 
    赵飞燕看着手中闪着雷电光芒的圆球,一时间心绪万千。能得到这梦寐以求的至宝,自是心喜万分高兴异常,但是看到正在收拾自己物品的木流云,转而又想到他即将离开,心中莫名的寂寞悲伤袭来,两行眼泪自漂亮的大眼睛上划过下来。
 
    “哎,你这个
    两人就这样深情的望着,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一颗心在猛烈的蹦着,彼此间的气息轻抚在彼此的脸颊之上,彼此的唇即将吻在一起。
 
    一声咳嗽将两人惊的各自闪向一旁,李导师颇为尴尬的说道,“阿木,我收到你的消息,来接你回去。”
 
    “再见!“木流云立刻蹦跳的跑到导师的身后,随着他离去。不时回头望去之时,一个少女不舍的眼神一直静静的在那里看着,直到两人的身影都消失在天际的尽头。
 
    五更时分,初冬的微风之中已经夹杂着丝丝的寒意。几人亦如往常的来到训练的山洞之中。而木流云又经过两个月的锻炼调养,枯瘦的身形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过来。为了此事,他还被菲灵和溪云好好的训斥了一顿,每次独自一人回来都搞成这么狼狈的模样。
 
    最后他们总结了一条经验,就是以后绝不再让木流云一人外出,这孩子太不让人放心了,一个不小心估计就会挂在外面。
 
    木流云当然没有把自己在积雷山的经历讲给她们听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,平白的再让她们担心有没什么用。再说了,如果自己说出来,估计不死也的被扒层皮。更别说以后漫长没有尽路的冷战了,反正就是自己以后的生活别想好过。
 
    以前一直早到的李导师却没有到来,不过早已习惯这样生活的几人,现在即便没有导师的督促也自发的锻炼了起来。
 
    伴随着一声声轻微的咳嗽,李导师缓缓的走入山洞之中。惨白的脸色之上仍不见丝毫的血气,阿木没想到那一战后,李导师身上伤的是如此的重,都已过去这么长时间,还没好转过来。
 
    “你们随我来。”李导师带领着五人来到山洞之外,“自今天起,你们开始修习御空之术。”
 
    “御空术?真的么!”几人不可思的说道,对于这种可以令自己飞行的神术,几人向往已久。奈何学院之中有严厉的规定,没有导师的允许,个人严禁修炼。他们几人原本也求过导师许多次,百般手段尽出,可是李导师就是油盐不进,无奈只能断了这个想法。
 
    没想到今天,李导师居然
 
    突然宣布这样的一个好消息,几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 
    李导师再次确认的说道,“嗯,是的。学院已经研究过了,从今天起开始允许所有的学员修炼御空之术。”
 
    “耶~!”五人顿时发出欢呼的声音。
 
    李导师却微微笑着,悠然想到年少之时,自己也如他们一般,初闻可以学习御空之术也是这么兴奋,可是当时身边的伙伴此刻却在那里。忽而望向远方的层层山影,心中刹那间一阵刺痛,两滴泪水打湿眼眶,他们都已不在,只剩下自己一人仍在这里,趁着几人没发现之时立刻将眼泪擦拭。他不能哭,不能倒下,他是他们的榜样他们的支柱,所以他不能累更不能露出疲惫之色。
 
    “身似流云风飞絮
 
    体若落花浮水萍”
 
    冯导师将其中的精益向众人讲解的说道,“这御风之术最重要的就是体会轻盈二字,运转神力均匀的覆盖全身之上,令身体轻盈如同流云飞絮遨游在天空之上,又好似落花浮萍起伏与溪流之中。
 
    李导师将这气流运行的基本方式告诉几人,”好了,你们现在按照我所说的,先试一下。切莫焦急,慢慢的来。“
 
    阿木等人依照导师的所说,缓缓将神力散布于全身之上。可是这虽然与护体之光类似,却大不相同。护体金光讲究坚固不破,务求全身各处都力量充盈好似厚重的盾牌一般。
 
    而这御风之术,却讲究将神力均匀的散布诸身各处,达到身体平衡轻盈的状态。人的身体本就是一个不规则的的形体,这散布起来就必须兼顾各处,有些地方厚重一些,有些地方轻灵一些,才能保持身体平衡,更难的则是要一直维持这个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