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之人眼见那闪电化作的长矛都吃惊的张大了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7:12:58   编辑:任天堂彩票-任天堂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60

 
    “雷影”
 
    一团雷芒爆裂开来,数道雷影闪现而出,踏着四散雷光从四面八方向向着皓天冲击而去。一时间,皓天周围被数道木流云的身影围困其中,漫天都是拳影到处都是雷芒。本已勉强支撑的他,此刻再也抵挡不住,眼看拳影即将破开守护,背后的左手不自觉的化掌拍出。
 
    双掌划圆,一副阴阳八卦图案周绕一长两短之符文,赫然旋转着自背后浮现,将围在身间的雷影震的四散。他的这套功法,本就是双掌配合之术,讲究左手阴阳右手八卦,阴阳八卦合一方能发挥最大威力。原以为单靠一只手掌变化便能压制对手,没想到对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。
 
    台下的菲灵立刻指着他大叫道,“你说过不用左手的,你输了!”
 
    皓天一脸的尴尬,可是眼见如此好的一个对手,怎么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甘心放弃呢。痴迷之人遇到痴迷之物,此刻即便天王老子来到这里也无法阻止,支支吾吾的说道,“是他同意我用两只手的,这不算!”
 
    可是菲灵却不依不饶,伴着鬼脸道,“癞皮狗,羞,羞!”
 
    看着皓天挥动的双掌,木流云喃喃自语的说道,“阴阳八卦”
 
    对于这套掌法,在国学院的
 
    武技课上曾有所略微提及,负责讲解的导师也是赞不绝口,今日一见这威力果然非同小可。自己所没穿上神甲,但是攻击之中多少还是借用了神甲之力,居然被他挡了下来,看来这些隐世的门派都不简单。心中争强好胜的斗志霎时也被点燃,双拳之上雷芒四溅,暗自运转神晶之力酝酿着惊天一击。
 
    制止菲灵继续干扰,望着有些窘迫的皓天道,“你不必介意菲灵话语,这样也好,我也可以使出全力。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
 
    擂台周围的人听他如此说道,顿时勃然变色。这么激烈的战斗之下,他们居然都还没有使出全力来。如果换成自己早就被打趴下了,原本高傲无比的他们,一个个哑口无言。
 
    “雷神之矛”
 
    一道闪电化作一个长矛的模样浮现在木流云的手中,道道电流涌动其中犹如实体一般。
 
    “他,他居然可以将雷电元素化形了!”周围之人眼见那闪电化作的长矛,都吃惊的张大了嘴。将自身的元素之力借由外物发出体外并不困难,而将这元素之力化成一定的形状则艰难无比。万物生灵都有它各自的道则法规,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各自原子基因的排列循序,化形则意味着将元素之力依照其原子基因排列出来。所以万物相对简单一些,而越高级的生灵越艰难。但是即便这死物想要化形,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成型的。
 
    至于钱熙晨的紫龙雷影,一时其自身蕴含稀薄的上古龙血,而来和龙虎山的拳法一般,只是一个影子或是部分的法则之力,和真正的化形其中的差距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 
    眼见那雷电长矛,皓天也似感到其中无比恐惧的威能,脸上露出少有郑重的神色。双掌快速在身前划圆,身后的阴阳八卦图案越加的真实起来,“乾、坤、坎、离、震、巽、艮、兑”八个篆文大字悠然散发出道道神辉。
 
    左为阳右为阴,负阴抱阳,双掌向前猛然推出,看慢实快与冲来的木流云正好撞在一起。无形的风肆意吹起,一个个符文闪现湮灭在二人周围,即使有擂台护罩的守护,周围仍感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的向后退去。
 
    良久两人才各自分开,一道仍身姿笔挺的站立在那里,一道却半跪着捂在胸口之处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三十章 记忆中的人
 
    “哈哈,痛快,今天打的真是痛快。只是可惜,还是输了你半招!”赵浩天欢快的大笑着,成败对于他这种武痴来说虽然很重要,但是他更在意的是有一个能与之一战,势均力敌的对手。武技功法就如同宝剑一般,越打磨才会越加的锋利。此次对阵下来,自己对于武技的感悟又增益良多,心情自是大好。
 
    木流云却摆了摆手,“你我在这里都无法发挥真正的实力,这样输赢又有什么意义呢!”
 
    “好,那么来日有机会,你我一定要好好的打上一架。”赵浩天向木流云拱了拱手,然后立刻转身就走。并不是他因为输了比赛而羞于待在这里,而是在刚才的对阵之中,他突然发觉了一直困扰自己瓶颈的所在,心中有了那么一丝顿悟,得赶紧回去好好修炼以便能有所突破,要不然以他的性格,自会拉着木流云好好聊一下。
 
    “就这么走了?”菲灵看着自己这个疯疯癫癫的武痴堂哥,居然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以他的性格不打的站不起来,是从不会认输的。
 
    木流云则看着这个鲁莽的有些可爱的汉子,微笑着摇了摇头。倒不是他这人本身有多么的坏,只是当人痴迷于某项东西之中,往往都会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。只要能沉寂其中,外界的一切看法对自己已毫无作用。想他这样痴迷武技的还好,但是若陷入不为承受的邪道之中,恐怕就会为祸一方了。
 
    而在大厅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,一人此时正脸色发白冷汗直流,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,浑身颤抖不已,喃喃自语的道,“他,他已这么强了!”
紧紧握着身边少女的玉手,身体仍不自主的颤抖。似同野兽慌乱的低吼,又似将死之人的恳求,“带我走,快带我走。”
 
    原本英俊硬朗的面孔此刻已扭曲的不成样子。一切虚幻之景在眼前消散,两行眼泪默然的流了下来,“我原以为我可以,谁知道那不过只是在欺骗着自己。”
 
    被众人再次围在中间的木流云,自是没有发现这边的状况,只模糊的看见两个似曾熟悉的身影,转瞬即逝的消失在大厅的门口处。
 
    又过了不久,木流云总算能从宴会之中脱身而出,拒绝了众人的相送,独自漫步在城市的街道之上。心中不免想起命运的无常,当初自己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屌丝,自从遇到蛇蜥妖兽之后,一切都开始改变了。如果不是这一切的变故,按照当初自己设定,估计自己现在说不定正在那里默默无名的工作着呢。
 
    虽已是夜半时分,但由于过年期间,繁华的街道之上仍聚集着大量的行人。转过几条街道,木流云再次来到那条自学校归家的小路之上,诸多的记忆一时间涌动心头,木流云忽然若有所觉的向后看了一眼,可是寂静漆黑的街道之上并没有什么。
 
    木流云摇了摇头,没在意的继续向前走去。道路两旁的黑暗之中,突兀的树枝伸向天空,只有夜空之中不时亮起的烟花,偶然点亮森森的树影。可就在此时,黑暗之中一双双幽蓝的眼睛亮了起来,一道黑影向着木流云突然扑杀而来。
 
    “神甲——武装”
 
    浑身雷芒电光闪耀,木流云瞬间变唤出护体神甲侧身避开,一柄金色雷锏已横扫而出,鲜血飞溅而起将那黑影击成两半。走到那黑影身前之时,看着眼前断为两截生物,心中霎时大惊,“人造兽——暗奴!”
 
    心中犹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“这里是蒲垣市的城市之中,有城市护罩保护,怎么会出现这些变异的生化人!它们又是怎么突破防护结界,进入其中的呢?”
 
    正在木流云思索之际,又有数十头暗奴自黑暗之中冲了出来,不过它们都被一条条粗大的铁链捆缚着脖颈,而在铁链的另一端赫然站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。铁链在那人手中断开,数十头的暗奴将木流云立刻将木流云围困在其中。这群暗奴比起刚才那只大上数倍不止,赤裸的表皮之上关键部位已然覆盖了几块厚重甲片,强力的四只踏在公路之上化作道道裂痕,露出满是獠牙的大口,低声的嘶吼着。
 
    这些暗奴对自己或许造不成什么威胁,但是若被他们闯入普通居民的家中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家破人亡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,决不能让它们跑掉。而控制着暗奴的这人,又是什么人呢!早在宴会之时,他就察觉有一道恐怖的气息,时不时的盯着自己。只是那道气息若有若无,令他都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,直到出来以后这道气息才逐渐的清晰起来,可是他却无法确定他的位置。心中暗道,这个追踪自己的人,绝对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。
 
    自己不动那人与暗奴也不动,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将这些暗奴解决掉再说。可是木流云刚一想动,一声低沉的哨声便紧跟着响起,数十头暗奴立刻扑杀过来。可是木流云雷光闪现之间,已然冲到暗奴身前,一锏已将其中一头暗奴击飞而起。转身分别向左右刺出,又有两头扑来的暗奴被当胸刺透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对面一直冷看之人突然携带着一股恐怖气息忽地动了起来,一道暗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几次闪现,已然冲到木流云身前,一柄影刺忽地自暗处刺出向胸膛划去。木流云心中一惊,没想到这人身法是如此之快,几个转身一到自己身前,眼看即将被这影刺穿胸,两柄金锏连忙回撤,以锏柄之处架挡在影刺之前。
 
    此时才看清眼前之人,居然也是一名身着神甲的战士。手握两柄分水刺,招招夺命之击似狂风席卷一般攻了过来。木流云双锏已然收回,雷光涌动之间,将对方的招式一一挡开。忽然间对方的招式一变,身体又向前贴近一步,似有八臂一同挥舞般,无数道刺影分向着致命之穴冲刺而来。
 
    “暗杀术”,木流云眼见这